钓鱼岛之争带来挑战与中日关系前景

- 编辑:admin -

钓鱼岛之争带来挑战与中日关系前景

2013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35周年,中日双方应确认和平友好是中日关系的原点,扶正压邪,力挽狂澜,而不能在钓鱼岛问题上翻船。有关钓鱼岛之争,摆在中日两国面前的有“零和模式”和“共赢模式”两种完全不同的政策选项。未来中日关系的前途命运就取决于中日双方做出怎样的抉择。从目前日本国内政局、政治思潮和野田内阁对华政策看,2012年的中日关系难以出现好转,甚至可能由于钓鱼岛问题发生更大的麻烦。正因如此,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更应该珍惜、加倍努力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对于中日两国国内出现的破坏中日关系的违法犯罪行为,中日两国人民要携起手来,形成扶正压邪、维护中日关系大局的统一战线。尽管目前中日双方都不希望兵戎相见,在可预见的未来战争打不起来,但中国只有切实增强国防力量才能确保和平。未来还有许多负面和不确定因素,笔者认为钓鱼岛之争与中日关系未来可能出现以下几种前景:前景之一:未来一两年将是日本政局的过渡期,2015年到2020年将是更为关键的5年。伴随日本政治右倾化和日本政局变化,2015年之前日本有可能尝试修改宪法或制定新的相关法律,实现“软突破”,目的是放宽武器的限制,行使与美国联合作战的所谓“集体自卫权”。2015年日本将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进一步增强军备。如果照此发展下去,日本很可能通过2015年实现征收10%的消费税来改善财政,增加军费。这些步骤将直接关系到未来5—10年日本的战略走向与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值得关注。但是,中国的国家意志坚如泰山,包括国防力量和民族凝聚力在内的综合国力将不断增强,不可能再出现李鸿章。从中长期看,倘若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同中国展开“持久战”、“消耗战”、“疲劳战”,在中国眼里日本必将成为类似20世纪50年代的美帝国主义和60年代的苏联那样的头号威胁,最终日本将被全面彻底拖垮,钓鱼岛问题也自然会得到解决。前景之二:如果台海两岸进一步和解而朝鲜半岛发生冲突,日本右翼鹰派势力便可能上台,并获得国会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议席。届时,日本很可能利用朝鲜半岛局势,进一步突破战后禁区,推动修改宪法第九条,行使同美军联合作战的所谓“集体自卫权”,以换取美国对钓鱼岛的军事保护,共同对抗中国。2007年安倍晋三执政时期,日本国会已通过修宪所需的“国民投票法”。假设未来日本国会能够批准修宪法案,参与国民投票者中的50%赞成修宪,日本就可实现战后第一次修宪,进一步打破战后禁区,强化联合美国对抗中国的态势,把冲绳作为对抗中国海峡两岸的军事基地和战略前沿。同时,日本将竭力拉拢台湾,明里暗里支持“台独”,并鼓励中国其他的民族分裂势力,给中国制造麻烦。在钓鱼岛领土争议问题上,倘若今后日本当政者在大量历史事实和法理面前理屈词穷而又罔顾国际法,修改国内法,最终有可能图穷匕见,甚至脱离战后的和平发展轨道。今后如果日本防卫省以中国为假想敌在钓鱼岛附近增兵,加强海上巡逻、抵近侦察、军事演习等,最终或许会导致“预言的自我实现”。钓鱼岛这一局部敏感问题可能演变为中日冲突、全面对抗的导火索,甚至把美国卷入其中,导致中美关系急剧恶化。 当然,这还取决于美国决策者在中日之间的战略抉择。前景之三:日方不承认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中国海峡两岸与日本之间围绕钓鱼岛的矛盾和摩擦增多,陷入恶性循环。笔者曾根据《易经》中的哲学原理,通过图81的描述,作出大体预测。图8.1所示前景1:“恶性循环”,已被2008年日本海保船撞翻台湾渔船、2010年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以及野田内阁宣布“购岛”后中日关系急剧恶化所证实。尽管如此,目前日方仍顽固否认存在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这意味着未来钓鱼岛问题仍难以摆脱恶性循环的怪圈,而且野田首相称不会接受国际法院裁决钓鱼岛问题。未来中日缓解矛盾的努力方向应该是:以解决钓鱼岛问题对话为“入口”,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笔者早已画好相关路线图,可惜日方迄今一直不以为然,但笔者相信,日本要改邪归正迟早只能走图中“良性循环”的阳关道。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